点击关闭

传播互联网-直播视频被斗鱼公司制作并保存在平台上-济南最新新闻

  • 时间:

宋有彬金昭希分手

由於互聯網具有傳播途徑廣泛、內容難以溯源等特點,知識產權在這一領域的普遍遭遇就是被侵犯、被忽視,因此諸如網絡信息傳播權等知識產權的保護環境亟待改善。直播平台作為網絡傳播的主體之一,更應遵循互聯網規則,不可將粉絲基數龐大作為平台疏於審核管理的借口。

未來直播平台的長遠之計還應是加強產權意識,在音視頻作品發佈前加強審核,發佈后嚴加管理,切莫因小失大,一味追求利益而放任侵權行為,贏了金錢輸了口碑。

事實上此案的癥結在於鬥魚實際侵犯的權利。音著協的起訴理由是鬥魚公司侵犯了其對詞曲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規定第十條規定,所謂信息網絡傳播權即以有線或者無線方式向公眾提供作品,使公眾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作品的權利。

文/戴樂

據鬥魚公司稱,自己並未因涉案視頻作品的在線傳播獲益,且觀眾對於主播的禮物打賞完全出於對主播個人的喜愛與支持,非因涉案歌曲。這其實在一定程度上屬於混淆視聽,粉絲基數固然是衡量一個平台直播商業價值的重要標準,但這一因素顯然不能成為直播平台在知識產權領域含糊其辭的「夜行衣」。此案中鬥魚公司已不是單純意義上的網絡服務提供者,還扮演着平台上音視頻產品所有者的角色,享有產品所帶來的收益。龐大的粉絲基數能為直播平台帶來更大的收益,相應地,直播平台也該肩負起與其享有權利相匹配的義務。出於對主播的喜愛而打賞送禮物是建立在觀眾支持的基礎上,但這種支持並不意味着平台在侵權行為中能夠獲得最大程度的「撐腰」。輿論在為各主播發聲的同時也是在警醒各直播平台提高審核意識與產權意識。

被網友稱為「鬥魚一姐」的馮提莫,在一次直播互動中播放了《戀人心》片段。隨後中國音樂著作權協會以武漢鬥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其對詞曲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為由,將鬥魚公司訴至北京互聯網法院。

音著協表示直播結束后,直播視頻被鬥魚公司製作並保存在平台上,觀眾可以通過平台隨時隨地進行播放觀看和分享,也就是說所有觀看視頻的人可以在其選定的時間和地點聽到歌曲音源,並通過這種渠道獲得作品。北京互聯網法院認為鬥魚公司與主播之間對打賞收益按比例進行分配,故鬥魚公司作為成果的權利人理應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今日关键词:扎克伯格抛售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