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联盟同比-哪怕在日产因戈恩而现的近二十年辉煌下-四海资讯

  • 时间:

吉林洪涝黄色预警

對此我們又能說什麼呢?畢竟能造就這一切,獄中的戈恩定然「功不可沒」。可隨着其為雷諾一手打造的體系幾近崩塌后,又有何人來帶領雷諾前行?

「狡兔死,走狗烹;飛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文種受逼引劍自刎;韓信被誅于長樂宮鍾室;年羹堯慘死獄中……時至今日,歷史雖仍在被輪番複製,只是這些殺死「偉大」的政變也好,陰謀也罷,不同以往的是,都將如一把已種下詛咒的暗箭,總有一日會令那些被時局蒙蔽雙眼的負義之人,明白何為「咎由自取」。

此外,與日產一樣,同為戈恩時代最大受益者的雷諾,在這動蕩的時局下,又怎能置身事外呢?整個雷諾集團上半年在全球市場的銷量同比下降6.7%至194萬輛,而凈收入方面,更是大跌逾50%至9.7億歐元(合10.8億美元)。

當然,也正因日產早已不是戈恩剛接手時的那個爛攤子,悲情的戈恩未來仍將面對永無寧日的調查再調查,直至身陷囹圄。可事到如今,我們仍不禁要問,戈恩究竟在掌權期間做了什麼,才使得他為整個聯盟創造的一切瞬間被抹殺?當然,除了日本人,也許也沒有多少人會去在意。

固然,在這場博弈中,外界任誰都無法去判斷「誰對誰錯」。但是一如出自喬治·馬丁之口的「善行並不能抵消惡行,惡行也不能掩蓋善行,行為各有其報應處置」箴言,此刻回想下,當日本人那一刻在死亡筆記上寫下「卡洛斯·戈恩」這幾個字時,是否有預料,失去他的聯盟如今卻會盼風得雨,欲東卻西。

總之在當下,無論是對於雷諾、日產,還是后加入的三菱而言,接下去是選擇繼續抱團取暖,還是選擇分道揚鑣,都仍不得不去相信奇迹永遠不可能在一夜之間發生。倘若要想重新從泥藻中走出,就將意味着需要集自身之力再造過往。尤其是日產這個親手為自己按下重啟鍵的日本企業,與昔日的輝煌再無瓜葛后,又該以何種姿態示人?至少西川廣人並不了解,而戈恩也已不在。

汽車行業崇拜英雄,但是英雄也有落寞的時候。充滿戰鬥精神的卡洛斯·戈恩,收不住自己的一腔熱血,在2018年11月19日,被自己一手選中的日產,親手埋葬在早已成為其第二故鄉的東京。也正是從那時起,業內的嘩然、雷諾的無奈以及日產的冷漠,都開始向戈恩證明着,20年前,他在「我們需要的只有日產」這句話上下的賭注,是多麼暗藏殺機。

同樣,日產汽車這一季度全球總銷量也甚不理想,同比下降6.0%至123萬輛。其中,美國市場總銷量為35.1萬輛,同比下滑3.8%;歐洲市場(包括俄羅斯)累計銷售13.5萬輛,同比亦下降了16.3%。而且更誇張的是,早在會議開始前一天,日產大規模裁員、關閉部分工廠的消息也開始甚囂塵上。

被手下指責集權、被聯盟三方接連辭退、被不停保釋與逮捕……一周前,又因否認不當行為,迫使日方去尋求瑞士檢察院協助調查。可以說近一年來,戈恩倒台牽扯出的聯盟政變,無異於甄嬛傳中那一場場令人咬牙切齒的宮廷大戲。

日本人總把死亡看作是櫻花隕落時璀璨悲壯的景觀,可難道對於日產而言,親手埋葬戈恩也是為了綻放屬於自己的櫻花雨而作出的「努力」?

「對我來說,這樣的業績令人作嘔」,此時,戈恩譴責日產的粗言,又何嘗不是當下日產的真實寫照。可儘管戈恩除「口嗨」之外已無能為力,可那位如願坐上日產掌權之位的西川廣人,依然將日產糟糕的表現歸咎於戈恩此前遺留下的經營策略。換言之,戈恩曾經雷靂風行的行事手段,至今在有着強烈島國企業文化的日產內部仍備受質疑。而這一點,哪怕在日產因戈恩而現的近二十年輝煌下,都未曾拭除。

7月末,日產汽車公布財報的交流會上,現任CEO西川廣人束手無策。因為2019財年4-6月的財報決算數據顯示,日產全球營業利潤同比下滑98.5%,僅為16億日元,遠遠低於以往的成績。

今日关键词:死者肝肾被假捐献